《南方车站的聚会》曝光金鸡海报11.22双城首映式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1-21 09:33     浏览:

  11月20日,电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发布了一张印有金鸡奖特别版本的海报,宣布该电影将于11月22日同时在北京和厦门上映,标志着该电影的全国路演开幕。
  海报采用手绘风格,几把倒置的雨伞上覆盖着图片。设计的亮点无疑是每个伞柄都被一个鹅头代替了。事实上,英文电影片名“雁湖”的直译是“雁湖”。在其中一把伞的伞篷后面可以看到胡歌和桂纶镁的身影。《南方车站的聚会》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竞赛,由尹南刁执导,胡歌、桂纶镁、廖凡、万Xi和高瀚宇主演。它于12月6日正式在全国发行。
  不要学习适合手机的电影。
  11月20日,第28届中国金鸡百花电影节导演论坛在厦门举行。著名导演胡梅、万玛才旦、郑大胜与新导演500、孟获、崔思伟、甘剑宇、顾晓刚等举行了会谈。论坛的主题是“个性和时代要求的表达”。在顺应时代要求的同时,导演如何保持个性的表达,突出自己的风格,坚持艺术探索成为讨论的主要话题。
  电影创作与时代发展
  胡梅:研究适合手机的电影是浪费精力。
  胡梅、万玛才旦和郑大胜这三位导演有不同的方式来选择故事的主题。
  从自己的经历出发,胡梅透露她出生在一部关于女性的电影中。她成为主要历史电影导演的原因是因为电视剧《雍正王朝》。当时,她不想简单地被贴上女导演的标签,所以她选择拍摄男性历史剧。《雍正王朝》非常成功,后来投资者一直在寻找她拍摄这样的题材。
  胡梅悲叹“现在选择越来越少了”,并因其好的剧本拍摄了新电影《进京城》。同时,她也想通过这部电影涉足京剧领域。她透露,许多雇主来找她制作京剧电影。
  胡梅主任
  导演万玛才旦通过直觉选择主题,并依靠专业经验的判断。《塔洛》和《撞死了一只羊》都改编自他的小说,“取决于题材是否适合电影,如果不适合,我会先把观察到的材料写成小说。”
  导演郑大胜的电影制作速度相对较慢,因为他从一个非常特殊的角度选择了主题,“要足够善良,这样我就可以一直跟着它,让我觉得奇怪,想再看几次。”
  当谈到电影放映技术和观众群体的变化是否会对电影创作产生影响时,三位导演有着相同的观点和立场。
  面对目前观众在手机上看电影的现象,胡梅认为,如果创作者研究适合手机的电影,并为此拍摄更多特写镜头,那是徒劳的,也是误导的。"创造必须受到鼓舞,不要忘记你的首创精神."万玛才旦认为,不管观众面对什么国家和文化背景,不管观众以什么方式看电影,好电影带来的感觉都是一样的。创作者必须解决的是内容的基本问题。郑大胜还表示,他不急于赶上技术趋势。"导演可以用他认为最好的方式表达自己."
  导演万玛才旦
  如何理解现实主义电影?
  万玛才旦:现实主义应该多元化和个性化
  近年来,《我不是药神》 《找到你》 《无名之辈》 《狗十三》 《少年的你》等现实主义电影引起了社会的热烈反响,现实主义电影的创作也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
  关于现实主义的概念,胡梅说,她以前曾为自己提出过一种“新历史主义”的创作方法。虽然她经常拍摄历史作品,但她说她正在用现实的方法来深刻理解各个时代的历史生活形式,并尽最大努力恢复历史特征。同时,她也想让现代观众了解更多,包括她准备制作的电影《红楼梦》。
  万玛才旦认为现实主义不能是单一的现实主义,而应该更加多样化,包括批判现实主义、心理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等更广泛的外延和内涵,以使电影更加个性化。"创造的根本特征是有个性,现实的创造也需要个性."
  “电影中的现实主义不是我们用肉眼看到的真实世界,但是我们应该用镜头语言来看我们不习惯看到的东西。”在郑大胜看来,现实主义是一种基本态度,“在我们对世界诚实之前,我们必须首先对自己诚实”。他还认为电影往往只捕捉现实的表面现象,所以应该使用一些隐喻,“这种审美自由裁量权是非常困难和先进的。”
  导演郑大胜
  故事、基金、团队、经历.
  五百种荷尔蒙,崔西和其他人分享新导演的困惑
  在论坛上,五位新导演的背景和出身不同,包括500位从网络戏剧转向电影的导演(《“大”人物》),从编剧转向导演的特里斯威(《雪暴》),接受过培训的孟获(《过昭关》)和甘剑宇(《铤而走险》),以及没有接受过培训的顾晓刚(《春江水暖》)。
  他们在导演这部电影的过程中面临许多困惑,并通过克服困难积累了许多经验。
  500透露,年轻时,他想花30万英镑在数字电影上,但后来他把数字电影的花费减少到3万英镑。资金被冻结后,他去拍摄婚礼。虽然这个过程并不顺利,但他能够逐渐形成一个团队,对现实生活有更深的了解,并促进他的艺术创作。
  他认为现在不是所有喜欢电影的年轻人都适合拍电影,他们在进入这个领域之前需要仔细思考。然而,一旦你成为一名董事,你应该选择在这个行业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可靠管理人员。"他们的意见应该得到尊重,但不应妥协。"面对资本和市场,顾晓刚还表示,他将尽最大努力保持创作者的自由,探索市场和艺术探索。甘剑宇把主任描述成一名医生,“当人们去看医生时,他们仍然选择有经验的老医生”。在他看来,同行们自然会怀疑新主任的能力,所以他们应该首先调整自己的心态。此外,年轻董事也应该注意团队合作的重要性。
  导演甘剑宇
  孟获认为,资本、技术和团队不是年轻导演面临的最大问题,而是理解电影制作的原因,并找到与电影相处的最舒适的方式,例如选择制作商业电影或艺术电影,采用不同的创作方法。
  虽然《雪暴》是特里斯威的第一部导演作品,但他已经是一名拥有10多年编剧经验的电影制作人。崔世赫回忆说,他一拍《雪暴》就想拍第二部电影,但在电影全部上映后,他的心态发生了变化。“不是因为票房问题,而是冷静下来面对电影。只有你非常喜欢它,并且能很好地控制它,你才能再做一次。”
  近年来,特里斯威通过参加风险投资会议和审查新董事计划,与许多年轻董事取得了联系。他认为这个时代为年轻的电影制作人提供了很多机会,但是缺乏好的故事。
  根据他的观察,许多年轻的电影制作人现在关注过于狭窄和同质的内容,“20个剧本中有15个是私人电影,过于关注个人感受,与时代不符。”他希望新一代电影制作人会有广阔的视野,以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更多内容请关注24小时蛇货料单推荐